《大量流出》——许舜英现象-惠佳影视传媒集团

招贤纳仕|制片帮平台|可享拍|帮推名片

全国客服:400-628-5352

惠佳热点

咨询服务热线 400-628-5352 立即联系

惠佳观点

《大量流出》——许舜英现象

许舜英是一个品牌。她写些什么和她怎么写同样重要。她的犀利与幽默,张致与佻达,与其说代表了她的见识,更不如说代表了一种姿态。这是一种都会的专业的姿态,一种另类的偏执的姿态,也是一种后现代的女性的姿态,或者这根本就是种拟态?许舜英谈资本主义伪性高潮、谈巴特傅柯布希亚、谈张爱玲吕哈丝、谈川久保玲Martin margieala。她笔下的知识成为卖点,言谈无非挑逗。卖弄---贩卖加戏弄,这不正是许舜英的本业?

 

九〇年代台湾的新女性千姿百态,真能玩得风生水起的倒还是不多。许舜英异军突起,以她痉挛式的文体,有理取闹的话题,还有异想天开的议论,在在引人侧目,也因此不无自得吧?她告诉我们“有些学术理论比刚上市的Comme des Garcons单性香水更具时尚意义”;“性行为是对性的一种怀旧”;“现在任何东西都流行,‘正常’也流行起来了呢”。她的前卫及狡黠,即嘲弄(男性?)主流意识,却也因为后者而存在。是颠覆,还是共谋?在这方面,她使我们想起了陈文茜或张小虹。不同的是,没有政治或学术的依托,许舜英反而更能理直气壮的促销她自己;作为广告人,她太明白,名牌即明牌,除此再无其他。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康的”,早半个世纪以前张爱玲如是写着。但张却明知故犯,而且乐在其中。徐舜英其实是张门秘密传人,专长就是“不健康”的生活。人生如戏,不,如奇观(deBord?),如虚拟情境(Baudrillard?)打开她的便当,你看到两个没有蛋黄的,去势的卤蛋,与一节一节的猪大肠,相亲相爱。进入她乘坐的电梯,你意识到身体的失重与封闭,狂喜与失望:历史主题竟由此失去。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川久保玲的白短裤始终不能救赎我们的市容。我们不阅读许舜英的文字,我们“看”许舜英的文字。文字符号的演出是生活符号的延伸,人生不妨是种修辞学。

 

许舜英现象:现下的,善变的表象;现学现卖、昙花一现;象忧亦忧,象喜亦喜。于是有了她所谓“混”的回应。作为后期资本主义的灵媒,她把广告文案写得像禅门公案,把米歇傅柯罗兰巴特装扮得像亚塞芭比娃娃。她吞吐各种资讯,有如厌食与贪食两症齐发。自恋自嘲,语无伦次却也言之成理。虚空阿,虚空,世纪末的幽灵又走在她的字里行间,但我们也仿佛听到她的专属收银机的嗒嗒响声。大珠小珠落玉盘,这年头空虚也是marketable的。

 

许舜英写她“喜欢看起来像一张椅子,一张在功能上完全失败的椅子,坐起来会有患脊椎发炎的危险-------或是看起来像一件衣领在下面,袖子在中间的衣服”,善哉斯言。比起来卡夫卡的《变形记》故事,可真是令人发思古之幽情了。主体与客体,人与物,早就一体成形。再见,形上学(metaphysics)的时代,许舜英是台北形似学(pataphysics)的代言人之一。但或许她想要变成无功能的椅子或衣服还是嫌保守了些。许喜欢买也喜欢写服装。她应该改写,或改穿“国王的新衣”,在故事原始的寓意里,国王的新衣只是自欺欺人,成为笑柄。许舜英的新衣呢?穿与没穿,看到与看不到,正可以成为一项她所谓“美”德而非道德的厄诡。笑话终于变形为神话,她的文字与生活游戏正将开始。

 

 

站在证人席上 作家的身体与时尚的身体

1、

娇蕊道:“不是够不够的问题。一个人,学会了一样本事,总舍不得放着不用。”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有些学术理论比刚上市的Comme des Garcons单性香水更具时尚意义。挑逗突然有了根据。某种神秘力量,有恃无恐,像是第二天性,象某种吃了会变透明的药。

 

时尚是什么?如果把张小虹放在“雅痞必读”里,那就成了时尚。Umberto Eco拿来命名一种柑橘系的香水不好吗?时尚不是天母西路的房地产广告。时尚不是新一代3D快打旋风新电玩。没有什么比一个有趣的概念更挑逗的了。牛奶箱可以作为一种全新的、神出鬼没的街头艺廊。一个见习艺妓同时也玩玩朋克摇滚不可以吗?一个上了The Face Dazed &Confused杂志封面的市长。我喜欢"Too Fast to leave Too Young to die "这个服饰店的名字的程度并不亚于我喜欢Peter Carey的短篇小说。我不知道这些东西之间是否有什么必然的宿命的联系,或者他们暴露了我某种拜物倾向什么的,我只知道他们同时是我的香水、我的鸦片、我的毛语录。

 

我当然知道Martin Margiela 是谁。这是我最擅长知道的事物之一。我还知道给他一些旧毛袜,他可以改造成一件具可穿性的毛衣。毛袜在脚踝弯曲的部位恰恰好就落在胸部隆起的地方,肩部还留着一个不服帖小丘,具有立体剪裁的效果。我并不想故作深奥,但是,我还可以告诉你:女人穿丧服的时候最美。九四年的流行重点是苏格兰格子呢人造毛皮及荧光色系。流行就是某种族群相互辨识的密码暗号。田山淳朗。小野冢秋良。渡边淳弥。腾岗良观。与其说我喜欢他们的衣服,不如说我喜欢他们所说的话。购买可以是业余的。

 

2

服装,在整个消费意识中是无法独立存在的,完成一件衣服的美学体验中,衣服甚至于是次要的、附属的;你甚至于不知道服装店(空间设计、陈列美学、灯光家具、店员造型)和服装谁才是主体。做为商品陈列的那件衣服是无法透过日常穿着复制出那种形象。脱离了摄影技巧作为媒介、脱离了展示会上那种表演的氛围、脱离了炮弹般身材的“诠释”、脱离了美术性“加框”的那件衣服在“现实”中会变成另外一样东西。

 

额头的宽度应该占全脸的三分之一。用眼影而非眉笔来画眉毛,所能得到的自然效果是无与伦比的。什么叫自然美?什么叫写实主义?街道上装置着一些凝固的娃娃装。把蜜粉扑的很透很透,透到它完全融进你的皮肤里,这就是写实主义。当然或许你会觉得它不够四〇年代。四〇年代的写实就是张曼玉在“阮玲玉”里面的那种造型。什么叫做写实主义?如果有人除了上床睡觉以外的任何时候都得穿着高跟鞋,那就是她的天生高度的写实主义。对外表不遗余力进行改造的最高境界就是写实主义。

 

3

流行是一种惊人的“浪费”与“重复”。这里所谓的“浪费”是一种古典的物理性使用价值的观点。当你“投资”一件衣服,必然预期某种优于金钱价值的回收,或许是对现实的调情、或许是对现存秩序的默认、或许不必然是情欲中心的,总之,这种“浪费”是一种分期付款或是买保险的观念。而“流行”本身就是它自己充分、最坚强的存在理由。

 

我在这一季买的白衬衫或许在九三年就已经买过一件一模一样的,那又怎样?“当季”就是一种合法。我从不试图矫正流行的“合理性”。流行本身就有可能是坏品位集大成、搞笑、滑冰运动、歌德式建筑、流浪艺人------等等。流行就是一种合法的坏品位。坏品位也可以有很多诠释。是谁的坏品位?是“大陆同胞”的坏品位还是王靖雯的坏品位?或是川久保玲的坏品位?在流行的光环下,坏品位就是好品位。为什么我现在看到宽腰带、垫肩西装、黑眼圈会觉得低俗不堪?为什么我现在会认为细眉毛、娃娃装、透明薄纱很Chic?我当然可以认为是我的品位“进步”了,我也可以认为我对流行是“选择性”的挪用,然而,流行始终摆出一种专断独裁的告知性。流行是穿着美学里的霸权文化。

 

4

能够理性而严肃的写出《衣服的精神分析》或The Fashion System 这类学术论文的人,如果不是对穿着打扮毫不在意就是太过迷恋。像Roland Barthes 这种人到底擦不擦香水?什么牌子的香水呢?在Fashion System 这本书里,他一丝不苟的列了一个清单,照字母顺序排列、BeltBlouseEnsembleSweater Waistline,这简直像一种新的服饰专业术语词典,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知性对身体感官的报复。

 

流行并不因为你洞悉了它的阴谋诡计而变得乏味。注重穿着,进而发展出对时尚的敏锐嗅觉,进而构建出一种独特个人穿着美学,这是“身体意识”的一种,这个身体是文化结构下的身体,有些身体狂热地贡献给衣服,有些身体对衣服疏离冷淡,有些身体被衣服隐形了,有些身体极度夸耀。

 

大部分对“流行”的反省是道德的、禁欲的、清教徒的、对身体的表现欲严密看管的。对流行时尚的不屑与嘲讽其实是知识分子的“传统”(尤其是男性),表面上摆出一幅崇尚穿着是一种等而下之的小道的姿态,爱漂亮几乎就是无知、没有大脑的同义词,化妆产业就是父权复制、女体被宰制的资本阴谋。这也是某种贬低女性的刻板指控。

 

5

关于穿着,Duras 说过一段很可爱的话。她说:“我无需精心穿着打扮,因为我是一个作家。”她还说:男人喜欢写作的女人,虽然他们并不如此宣称,作家就是一异国。Duras要告诉我们什么呢?一个不懂得穿衣服的人该何去何从呢?努力拯救一首烂诗吗?

 

 

 

对不沉重无休止的迷恋

 

美少年的映画集小说系谱学。天使学入门。狂喜的符号是不重复的,你能理解它的永无止境,在如此多种游戏之中,你最偏好的就是各种资讯的快感-----Panoplie的法文,意思是儿童道具。在玛丹娜九三年的Rain MTV 里使用的沙发椅是Marc Newson 的作品。。Technikart 是一本自称专为全创作领域而设的杂志。他们试图打破Graphic art Contemporary art 之间的界限。Prada 本季的图案是仿照古老咖啡店内的墙纸设计。

 

专注于某类肤浅杂碎的资讯是极具魅力的。在明天会快速提早占领今天的时代,在知性成为尖端时尚的时代,资讯相对于精英论述是较不具敌意的。在某些次文化圈里,资讯是一种社交礼仪,它甚至于是一种身份认同的暗码。如果总统就职宣言不具时尚感,他们就不谈,而宁可谈训练猫咪上厕所的教学录影带。

 

相对于启蒙主义人文传统对思考及意义的强调,这个年代的焦点与其说是资讯,不如说是“嗅觉”。----对资讯的嗅觉,对资讯的市场性的嗅觉,对资讯如何挪用变形的嗅觉,对发现别人尚未发现的资讯的嗅觉。出身冥想是一种症状,收集癖是一种专业技术,收集癖更是一种现代创作的特色。“坏品位百科全书”是典型的收集癖产物。世界五大都市咖啡厅最新图鉴。日本最畅销的一百种速食面(九州风味)巡礼。公开征求使用过的卫生棉。寺山修司的毕业证书及家常菜谱。

 

以各种系统的观点来看世界,是一种非常二十世纪的态度,也是一种非常昨天的态度;今天的态度,是一方面愤怒挑歙,而另一方面伤感怀旧,没有绝对的进步和绝对的保守,只要是够冷僻的材料(还未被炒烂)就有可能是最新的态度。无所谓文艺复兴或Eagles合唱团。英国流行音乐界两大王牌Oasis以及Blur,通过进化论式的崩溃及突变,其实是共同拥抱了Beatles,The smith,Joy Division,以及David Bowie 。还有Duran Duran

 

资讯的魅力来自于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空穴来风,即兴演奏,最使人着迷的特质是不一定要拿来使用,在焦点上有些微的偏差,它是一种小小的产品,概念上并不完整,而且不需要忠诚度,因此它不会是信仰。信仰他的人信仰的不是资讯本身,而是资讯这回事,是“资讯” 加引号这个概念。

 

咨询是知识的一种新品类,而且是唯一的一种无理论前身的新品类。什么都没有记住过的一时快感,然而却改变了我们对知识获得、分类、提供及运用的方式。对资讯无休止的迷恋其实是对“不沉重”无休止的迷恋。你已经有了世界上最沉重的天空,那就够了。

 

 

视觉偏执状态

 

有些东西在我们的视觉文化里很容易找到同步主义优生学般绝配的场景,而且将继续支配着一整个世代的视觉/空间体验,这种东西就是千辉牌打火机加摇下车窗吐槟榔汁的男人,又比如说是建筑工地演出的泳装秀,还有,在旷野中高张艳帜的欧式庭园咖啡厅附设卡拉OK,还有代客泊车捷运围墙泰港五日游旅行团;而有另外一些东西则完全找不到适合的场景,比如说裸体午餐、十二岁的Lolita,再比如说拉岗式的丧失赎回权的厌世倾向或德而沃式的自恋这一类的情绪。

 

尤其是自恋。完全无法控制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台北街景。唯一的出路是从街道被驱逐至室内,但室内也有极端恐怖的精致生活文化与穿丝袜的男人。

 

很难想象一个绝俗孤傲的自恋主义者如何被注视着去巷口倒垃圾或是去胡须张点一客鲁肉饭。太多地方是不管镜头如何调整角度都一定会穿帮的。穿着拖鞋短裤、拎着赠品气球携带家眷的在刚开幕的百货公司看水族箱,这种事绝对不是一个自恋倾向的人办得到的。如果不能在京都的美术馆撞见前任爱人,至少至少,也不能任由这种事发生在台北X品书店。这就队是一种结构性的浅薄。只有去现实化的东西我才能将之视觉化。即使是宣称十分自恋的香水广告或咖啡广告,都足够令一个自恋的人产生非抒情性的作呕及羞愧。

 

坚持一定程度的视觉偏执而仍存活在这个城市里,委实是艰辛而昂贵的。

 

首先是以何种交通工具来移动的问题。决不能骑机车。骑着机车行使在世界末日般的华中桥或任何其他桥上,你只能准确地体会什么叫做“卑贱”,百分之九十的街道都只能快速通过,不对外面的风景保持高度关心,有一点视觉规划能力的人应是驾着欧洲车在行经滨江街时脸上有一种嫌恶的表情。(滨江街实在太丑了!)

 

再来是出没在那些场合的问题。据悉最近已经不太能在Joyce Boutique露面了。因为那里充满了歌星的宣传和广告公司的人。

 

对软弱的视觉偏执狂而言,最致命的悲剧莫过于一张不怎么高明的照片被刊登在一次很重要的采访里;要不就是被谣传跟一些阿猫阿狗之类的在谈恋爱。绯闻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阿猫阿狗。记事簿有两千种,你只能选择三种。

 

“让堕落的城市肌理保存它的存有”,海德格的说法。后川久保玲时代是一种视觉偏执的时代,一种情境式芳香疗法的时代,最主要的策略是将自己指派为新的反身符号,另一种做法是对公共空间采取消极的私有化。

 

 

“新人类”是一种回春药

 

这是一个狮身人面的意象,一种变身的欲望,一种对内在真实自我理想形象的永恒迷恋,一种全新的恋童癖文化。

 

这就是年龄不详的美学。

 

“年龄不详”不完全是过去所谓的彼得盘症候群;年龄不详就是年龄不详,它是一种关于年龄的倒错,即使是儿童或青少年,也会有年领倒错的欲望,它不容许“什么年龄的人就应该做什么事”这类传统对人生阶段的分类界说机制。

 

就像有些人舍不得回家或舍不得睡觉一样,一定是醒着的时候有更好玩的东西,而这些人则是舍不得他们的二十岁。因此,它是一种人面狮身意象的复制。腰部以下是二十岁的性欲,腰部以上则是五十岁的皮肉;天使的面孔搭载着成人的世故或沧桑的身躯;幼儿的皮肤上面是荡妇的扮装;三十岁仍不愿卸下“城市少女组”的宝座;八岁就开始唱江蕙的“酒后的心声”。

如果这是一个失去童年的时代,那么这也更应该是一个失去中年人及老年人的时代。唯一幸存的,是一种概念化的“年轻人”。

 

中年人不断试图湮灭“世代”的证据,以撒娇的语言,以对沉重严肃的绝对不屑,以天使面孔魔鬼心机,以年龄不详的美学,以对卡通动画漫画网路舞曲的狂热,以对萩尾望都、波族传奇、山岸凉子的狂热。中年人,一方面憎恨没有个性没有个人风格;另一方面,他们想消灭的正是这种现代主义式个人风格,而代之以一种电子影像式的无大脑非人文美学。

 

中年人提供他们不要的资源及免费午餐,青少年提供军团主义青春美学大杂烩;青少年决定新的语汇密码及金曲排行榜,成年人负责提供流行现象的解读秘籍。

 

青少年最明确的声音来自看到郭富城时的尖叫、拔掉灭音器的光阳豪爽150重型机车及校园暴力自杀事件,而更多的时候,是成年人在替他们发声。

 

成年人对他们自己及他们的时代已经完全缺乏兴趣,一种成年恐惧症,使他们激烈的寻找“新人类”的行踪。这种大规模的象征交换的最主要原因,仍然无法逃脱资本市场逻辑的原始运作法则,那就是:成年人需要选票、成年人需要业绩、成年人需要市场占有率。而此种追寻的最高境界则是使他们自己变成他们想要追寻的那种“人种”。那种他们认为更优良或更堕落、对资讯更敏感、更懂得穿衣服、更具政治意义、更情欲解放的新人种。

 

想学好英文的最高境界或许就是跟一个英语系国家的人结婚:对异(他者)文化最浪漫的礼赞莫过于透过任何可能形式的交媾结合。大人们对新人类的大惊小怪无非是他们想暗渡一种回春的药方吧,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是吧?

 

 

中产阶级拘谨的魅力

 

距离

做为一个中产阶级,首先你必须懂得在适当的场合(例如,看到满街跑的TOYOTA汽车,又例如诚品书店卖出它的第三千本新法式烹饪食谱时)冷冷地从齿缝中丢出这个脏字“小布尔乔亚!”,习惯于保持距离的性格跟所属星座之间并无绝对的关系。至于那篇三万字关于台湾究竟有没有中产阶级的硕士论文,有一种恰到好处令人喜爱的沉闷,我们也总读得津津有味。

 

毛衣

中产阶级与否,我们都穿上缩绒及褪色的毛衣,无法抗拒的爱上对方握咖啡杯的方式及咬字的方式。如果他有一台电动游戏机,有鱼尾纹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壁纸

凌晨两点的汽车旅馆里,罗马瓷砖围观他温和的另类色情。大提琴的造型是一段混淆性别的命题。

 

教养

内裤把整个脸都确实遮盖起来。胸罩的蕾丝边恰好通过肚脐的上方。吃鱼的时候,先吃眼睛。最适合武夷水仙的水温是八十五度。鞍慷鱼肝拌洋葱,用来喂猫。肉,三分熟。鱼被剥得只剩下脊椎骨,不是出自餐桌礼仪,而是出于审美。

 

新怀旧主义

推土机消灭了眷恋与迟疑,每周一次,幼稚园被改建为KTV。怀旧是行经林富乐冰激淋的旧址时惨叫一声。昨天开的那家7---eleven是今天的古迹。

 

劳动异化

他看着自己认真的吞服汽酸、橘盐酸、钙、胆素、镁、柠檬黄酮、甜菜糖蜜、叶酸外加许荣助329保肝丸。如果要能定期交稿、对数字及方向有感觉,分得清楚机动利率及固定利率的差别,你必须定期跟牙医约会,每年做一次子宫膜片检查,捐款给儿童癌症基金会,每晚临睡前拍打面颊一百下。

 

异形

Sadism和Masochism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论述。超人就是一种Sadism ,奶油蛋糕也是Sadism,异形则是一种Masochism。她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地下电台是sadism还是Masochism,然后不了了之。

 

反省

你不能越狱,你不能在你家巷口新开的那座美食广场放置一枚炸弹,你不能三天不洗澡(你只能在洗完澡后选择用CKL的古龙水或JPG的爽身粉),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跟一只叫做马克思的猩猩在谈恋爱(你至多只能勾引你的心理医生),你不能让上司喜欢的男人对你印象深刻(你只能让你的上司在提到你的时候形容你有“知性美”),你甚至于不能跳楼,你只是更频繁的大量掉头发。

 

结论

你发誓:当川久保玲退休之后,你就要去做一个飙车的暴走组,了此残生。

 

 

时间的郊区----星期天

 

星期一是受到诅咒的布娃娃,插满了大头针,一种原罪,总像是还有十一篇周记还没交、旷课超过一百天、而且教官突然宣布要检查服装仪容------,星期一的充实感只是一种暂时受到控制的被迫害妄想症。星期二是入世而且充满歉意的,不会突然与人私奔或渴望丢汽油弹纵火。上升星座:山羊座。我不应该陈XX买了一个Prada的手提袋就断定他是一个假左派。上帝保佑阿门。星期三就是有点可爱而且不笨,可以背着书包在下午三点到处闲晃的那种味道。如果你觉得维根斯坦太闷,而昆德拉太畅销;大卫林区太用力,而雷蒙卡佛太平易,星期三就是介于之间的那种东西。星期四,星期四的问题在于没有什么人想去讨论星期四。星期四就是一段黑白格子图案的沉默,影碟从A面换到B面时中间的杂讯。星期五,星期五是过度被滥用的绯闻,关于荒淫无度暴饮暴食秘密结社无政府主义,关于烤鸽以及媚药。谁管得了那么多呢?不断的魅惑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我们来到了星期六,星期六你应该已经明白,不相爱的关系也有它的好处。

 

星期天是一种次文化。副标题。市郊住宅区。副品牌。总之,字首是“SUB”。如果星期一是“权力几何学与进展式的地方感”这种严阵以待的学术论文的话,星期天则是机场平装本畅销奇情小说。或者至多是论文后面的注释或花絮之类的。星期天的心智能力被允许解除武装,加水冲淡稀释。如果星期一的专栏作家是正襟危坐、严阵以待的,星期天的专栏作家则可以表演滑溜板。一切非正式事物的腔调、愉悦和款式,溃散而微弱的主体意识,动机

848
x

扫一扫关注惠佳影视

扫一扫 超清视频装口袋

全国客服: 400-628-5352

惠佳传媒集团
TEL: 400-628-5352  [北京|深圳|江西|厦门]

北京惠佳传媒有限公司
Add:北京朝阳区半壁店1号文化产业园

深圳惠佳传媒有限公司
Add:深圳市南山区软件产业基地6栋
腾讯众创空间4FG

江西惠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Add:红谷滩新区红谷中大道998号
          绿地双子塔A1座2503B(运营商务中心)
Add:南昌市金沙大道2008号奥林匹克花园
          16栋1单元5F (创意部、制作中心)


COPYRIGHT @2017 惠佳影视传媒[北京|深圳|江西|厦门]有限公司  宣传片制作  DSP互联网精准广告投放  制片帮视频制作平台  可享拍  帮推电子名片
X

品牌案例

免费咨询热线

400-628-5352

大客户微信

咨询
  • 18970993331
 立即联系专属客户经理
案例
微信
超清视频装口袋微信公众号
TOP